成本是票房3倍 嘻哈演唱会的春天是不是还没到?

微饭网官方微信

  作者/阿宝

  12月3日。

  天色渐渐暗下来,北京凯迪拉克中心几乎坐满了人,囊括GAI、辉子众多rapper在内的嘻哈世界巡回演唱会正在此上演。

  将时间往回拨,Jony J于11月11日南京奥体中心体育馆举办了他的第一场大型个人演唱会;hiphopman欧阳靖的巡回演唱会北京站、重庆站已经相继完成。而同一天,女rapper VAVA刚结束她九城巡演里第7城的香港演出。

  《中国有嘻哈》虽然告一段落,却以各种方式在延续着,一边是无处不在的以支付宝、饿了么等为首的金主爸爸定制的嘻哈广告歌,以及各大音乐节上越来越多的嘻哈歌手身影;另一边,嘻哈音乐成为诸如《羞羞的铁拳》《芳华》等电影的推广选择;rapper跻身各大综艺常客。

  现在,余热蔓延至嘻哈演唱会。人们禁不住好奇:有《中国有嘻哈》热度加持,举办嘻哈演唱会真的如外界声音所说,可以让他们大赚一笔吗?据娱乐资本论(id:yulezibenlun)了解,在国内嘻哈土壤刚刚松动、文化氛围远未成熟的情况下,可能连吴亦凡都hold不住在国内大规模高频率开嘻哈演唱会。

  收入只有百万量级,投入却是千万成本,嘻哈商业操盘手们在想什么?

  从想法到落地几个月时间,

  嘻哈演唱会如何规避风险

  嘻哈世界巡回演唱会,是由《中国有嘻哈》音乐总监刘洲创办的嘻哈厂牌Door&Key举办,8月份注册了公司,大概9月便有了开演唱会的想法。

  这几乎是前面提到的几个演唱会所具备的共同特点:从想法到落地仅有2-4个月,时间仓促。据VAVA演唱会主办方聚橙网旗下音乐品牌“万有音乐”负责人罗静欣透露,其公司8月底找来聊这个事情,而欧阳靖演唱会负责人Felix告诉娱乐资本论,从想法到落地花了四个月时间。

  挑战不言而喻,“照理说,这样的演出只需要两百人就足够了,前提你要留给他们足够的时间,现在因为时间太急了,所以(演唱会)变成了上千人的团队来做。”刘洲说。

  不同于Jony J、欧阳靖、VAVA演唱会的个人角色特征,嘻哈世界巡回演唱会集结了所有Door&Key签下的《中国有嘻哈》里的rapper,像GAI、辉子、Bigdog王可、辛巴、赵涛、王大痣等人,刘洲称其为family演唱会。

  除了时间赋予的压力外,充当国内嘻哈演唱会为数不多的尝试者,还要面临很多未知数。所以,操盘者也在想方设法降低风险系数。

  比如把演唱会规模做小。VAVA的演唱会放在了livehouse,每场五百到一千人的规模不等。“嘻哈并不是传统主流音乐,嘻哈歌手也都偏地下,粉丝习惯在livehouse这些地方看。VAVA算是走到中国第一女rapper这样的位置,但其实她的核心粉丝还是集中在地下的那群人,其他才是受电视影响过来关注她的人。我们宁愿把每场livehouse做爆,也不想在一个很大型的场馆里面,票房、上座率却没有那么好看,我们要避免这样的情况。”罗静欣表示。

  另外,演出城市的选择上,万有音乐与YES MUSIC(VAVA所属公司)也做了一些调查,比如哪个城市嘻哈氛围比较浓烈,最终才确定现在包括成都、西安、香港、台湾、纽约在内的九个巡演地方;欧阳靖同样根据演出市场数据、艺人热度、城市本身的文化定下的演出城市。而Jony J是在有他影响力的第二故乡南京。

  “Jony J在国内是一个比较有沉淀的嘻哈歌手,他也长期在演出,作品表达出来的态度与年轻人比较有共鸣,而且南京也是自己的地头。”罗静欣表示。

  还有就是尽可能地接地气。说到欧阳靖,他在嘻哈界的地位毋庸置疑,但因为其作品所表达的文化与英文说唱形式,对内地观众来说没那么容易接受。所以演唱会中,他通过中文、英语、粤语三种语言演绎,来打破隔阂。

  “广东对他的认可程度非常高,内地其他城市的话,相对来说会薄弱一些。”罗静欣说,万有音乐也是欧阳靖演唱会的联合主办方,主要负责票务。Felix则表示,广东比较好是正常的,因为艺人本身美国成名,香港发展。“但《有嘻哈》节目也将艺人带到了各个城市,整体下来数据距离不大。”

  成本等于3倍票房,赞助商“看不起”,

  嘻哈演唱会赚不赚钱?

  几场演唱会,除了VAVA是在livehouse外,其余均在大型场馆内。小娱粗略算了一笔账,像VAVA,一场演唱会人数平均600人的话,票价250,票房收入大概在15万。JonyJ所在的南京奥体中心场馆可容纳1万3千坐席,可售区域差不多为9000多个座位,上座率按80%算,人均票价700,票房收入400多万。

  如此计算下来,凯迪拉克中心到场观众按8000多人算,平均票600,票房为480万左右。欧阳靖演出场馆规模多在2000-6000之间,算下来,收入在100多万到400多万。

  罗静欣告诉娱乐资本论,VAVA的演唱会“基本上就是略微有一点盈利”。根据娱乐资本论推算,其演唱会成本应该大概在10多万。至于欧阳靖,felix表示,因为巡演还没结束,所以盈亏情况还没有答案。

  欧阳靖的演唱会有赞助商,某种程度上弱化了票房所隐藏的风险。不过,Door&Key以及VAVA却没有寻求赞助。“像这样的livehouse巡演,其实挺难找到商务合作的,因为可能覆盖的人群有限。同时,(准备)时间太短(来不及谈)”。罗静欣解释说。

  刘洲的理由更为直接,“因为他们(赞助商)看不起我,跟《中国有嘻哈》一样,刚开始的时候,没人给我们玩。就让他们捏着那点钱去过,我要合作的人,一定不是这么小格局的人。”

  而Door&Key的演唱会花费又比较多,据刘洲透露,成本相当于票房收入的3倍,大概1000多万。“一场演唱会下来,视觉占据了最大一块成本,因为嘻哈的东西,大部分是跟时尚紧密走在一起的,如果你的视觉震撼力不够的话,就会很尴尬”,他说,此次演唱会舞美是由负责维密舞美的团队打造,3D设计则是曾与张学友等合作过的国际公司制作。

  这得到了乐评人三石一声的肯定,他对娱乐资本论表示,“现场VCR很好看,应该花了不少钱”。

  通常情况下,对于流行音乐演唱会来说,很难依靠票房收入实现盈利甚至回本,往往都是通过品牌赞助冠名赚钱。反映到嘻哈演唱会上,在缺乏金主的情况下,根据我们前面的计算,这似乎是一桩赔本的生意。

  不过,主办方似乎早有预料。小娱发现,VAVA演唱会定价并不高,普遍为两百多到三百多,按照目前她的商业热度,本应高于此。只不过这场巡演并非一般意义的商演,“是看中演唱会之后能够给她带来的推广作用,以及形象提升有多大的影响。说白了,就是对个人品牌的一个宣传。”

  所以在设置演唱会框架的时候,万有音乐与其公司就已经达成共识,几百元的票价,不会有太大的利润空间。万有音乐也需要VAVA的效应带动其品牌,所以在成本投入上也高于往常操办的演出。如果划去以上因素,应该不会只有微薄盈利。

  对嘻哈操盘手而言,演唱会的商业想象力不仅局限于票房,一旦形成品牌,商业价值也许正如《中国有嘻哈》一样。“你不要看演唱会票房,票卖不了几个钱,几百万的事。你要看的是它的影响力,当市场认可了它的模式以后,这种演唱会持续下去,它又值多少钱?”刘洲说。

  即使是演唱会的投入产出比,也会随着巡演场次增多而边际成本下降。

  比如Door&Key这次演唱会,因为是第一场,无论视频采集、舞美、还是拍摄等物料都要从零做起,也就意味着大量的心思、财力和人力。

  但必须强调的是,接下来,他们还将进行几十场巡回演出,“第一场做完,就可以进行复制了”,很多物料可以循环利用,平摊下来,1000万成本,也就微乎其微了。再加上艺人是自家的,合作起来会更容易。

  嘻哈演唱会扎堆背后,

  大规模高频率演出为时尚早

  《中国有嘻哈》的现象级影响,扎堆的嘻哈演唱会,一切看起来,充满了巨大的诱惑。

  当然,也不能高兴得太早。欧阳靖演唱会北京、重庆等几站下来,让Felix感受到嘻哈文化在内地有了很大的推进,但在他看来,还远没到大规模开嘻哈演唱会的时机,“国内各地文化不一,要集中一点是难度之一,只能根据不同的文化进行调整”。

  “表演OK,排场很大,可能因为我坐的位置,有时听不太清楚”这是三石一声观看完Door&Key演唱会后的感受。

  虽然今年的嘻哈热带起来了一定的群众基础,三石一声觉得操作经验可能还比较欠缺,“也有可能这些rapper之前大都在夜店、livehouse演出,唱得大声互动会比较好,但大场馆音响本身就很好,唱得太大声反而会刺耳”。

  他的另一感受是,现场跟着唱的观众不多,并不是说歌不够深入人心,相反播放量都很高,“主要因为国内听嘻哈还仅限于流行音乐之外的一个选择,(观众)凑热闹的居多,国外嘻哈却是主流”。

  根据国内大部分嘻哈歌手的硬体能力来看,三石一声表示,目前还是小场地演出比较适合他们,像2-3千人的场馆,或者几百人的livehouse。

  “最大别超过3000人,因为大型演唱会观众人群不够,现在还没有一呼百应的嘻哈巨星,吴亦凡虽然可以,但单曲数量不够”。

 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,一是嘻哈观众以年轻人居多,虽然是主流消费人群,但不是发声人群,还未具备足够的呼吁权让嘻哈的影响力变得更大。二是需要时间培养,“当《中国有嘻哈》到第二或第三季的时候,市场再大一点,(就好了)”。

  但令人欣慰的是,这群rapper们都慢慢收获了自己的粉丝,至少,三石一声发现,现场有很多粉丝也为赵涛、王大痣这些非人气rapper而来。总体来看,嘻哈演唱会市场仍处于一个养IP的阶段,前景看好,但孵化期还很长。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