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乐队对我们而言,一直都是快乐的事 – 美国PRS吉他品牌创始人Paul Reed Smith专访

微饭网官方微信

时间:2017年11月13日

地点:MAO Livehouse北京五棵松后台

图片和采访翻译by懒龙Jason

The PRS Band与乐迷在MAO Livehouse北京五棵松“零距离”互动

继2015年之后,全球最著名的高端吉他品牌PRS Guitars的创始人Paul Reed Smith受PRS Guitars中国总代理雅登音响乐器(上海)有限公司之邀,带着他的The PRS Band再度来华巡演。这也是MAO Livehouse北京五棵松正式开业(同时挂牌“BillboardChina公告牌中国”)以来的第一场海外艺人演出。国内最著名摇滚电台DJ张有待现场主持解说,有着“中国首席吉他手”之称的李延亮(超载乐队、许巍、韩红等)在现场获得Paul亲自颁发的“2018年度PRS吉他代言证书”。当晚The PRS Band的“格莱美级”的高超技巧也令在场的几百名乐迷目不暇接惊叹不已。

我们在后台,趁着乐队成功完成第一站北京演出的兴奋劲儿,和乐队的全体成员一起聊聊音乐。健谈的61岁老爷子Paul Reed Smith是绝对的主角。

Paul Reed Smith和他的乐队The PRS Band

Paul Reed Smith(以下简称P)

BillboardChina公告牌中国(以下简称B)

B:欢迎再次来到北京。您想对乐迷朋友说些什么吗?

P:非常荣幸能受邀来华演出。我是Paul Reed Smith,咖啡的奴隶,每天早上起床都离不开一杯咖啡。我可以即是Guitar Master,同时又是Coffee Slave,对吧?

B:您当年组建The PRS Band这个乐队的时候,想过乐队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吗?

P:我没想过。现在这个乐队已经有超过10年的历史了,但我和每一个成员的朋友关系都不止10年。我们对音乐都是真爱。当我们有机会翻唱中国民歌《彩云追月》并得到中国的电台播放,这让我们的中国之行更有意义。做乐队对我们而言,一直都是快乐的事。

Paul Reed Smith和他的老搭档吉他手Michael

B:人们都称赞您的乐队成员们各个都是技艺精湛的“格莱美级”乐手,您是如何评价的呢?

P:这样的评价让我们很自豪。我本人非常认可乐队成员们的水准,这也是我的荣幸能作为朋友和他们一起演出。贝斯手Gary Grainger与爵士音乐大师Dennis Chambers、John Scofield合作了很久。他的兄弟鼓手Greg Grainger曾与Whitney Houston合作很长时间,这还只是他漫长演艺生涯里的一小部分。吉他手Bill和我们一起演奏和伴唱有五年了,他自己还有医疗器械的生意,很荣幸能有他加盟我的乐队。吉他手Michael Ault作为我的吉他合作伙伴差不多快20年了,这期间只有一小段时间我们不在一起演奏。我觉得Michael Ault今晚的表现比以往更好,相信台下的观众朋友们也有同感。歌手Mia加入我们有5年了,开始她只是作为嘉宾上台合作了一首歌,然后她就正式加入了乐队作为主唱至今。她的表演非常令人愉悦。

The PRS Band的第二张专辑《Time to Testify》封面

B:您的乐队今年二月发行了第2张专辑《Time to Testify》。这张有11首歌的唱片里有哪些推荐呢?

P: 每一首歌都是亮点。吉他大师Steve Vai的厂牌Favored Nations发行了这张唱片的CD版本。奇怪的是里面的歌曲《Tears in the Rain》(今晚我们没有演奏)在中国的电台里已经被播放了两年之久。现场的歌迷们能跟着唱《Clouds Chase The Moon》《Butterfly Lovers》《I Can’t Breathe》这些我们第一次表演的歌曲,也是因为他们在广播里听到了这些作品。能被地球那一边的朋友们喜爱,这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,也非常感激。

B: 专辑的标题歌曲《Testify》特别尝试了雷鬼的曲风?上一张专辑比较偏硬摇滚和灵魂乐的风格,这次似乎有更多funk的感觉了。

P:让我来告诉你这个秘密,《Testify》这首歌在创作阶段根本没打算做成雷鬼风格。贝斯手Gary说要试试雷鬼的律动,所以我们就嫁接了这种曲风。说到带着funk曲风的几首新歌,你可是说到我的心坎里了。我特别喜欢这种音乐,它的编曲范围广泛,永远不会让人觉得无聊,而且每一次演奏都会有新的感觉。我们很喜欢演奏这样的音乐,每个晚上都会带来惊喜的感觉,因为我们对这些歌曲太熟悉了,所以就让音乐自由的发挥出来,我们也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。这也是贝斯手Gary要求的,就是每次表演都要不一样,要有即兴的表达。吉他手Michael刚开始的时候总是问我“那该怎么演出啊”,我告诉他别想太多。等他弹出第一个和弦的时候,我们的音乐表演已经融合在了一起,这真是太酷了。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这样做,对我们来说相当的好玩。我觉得美国人和中国人对音乐的认知没有太多区别,虽然我们被时差、语言还有太平洋这条“大河”所阻隔,但我们心中太多的体验是一样的。我在这里看到的才智、情感和关爱,和我在美国看到的差不多。

B:说到“阻隔”,您的PRS吉他已经建立了音乐文化交流的桥梁。

P:文学家马克吐温有句名言:旅行是消除偏见、盲从和无知的最好方法。我觉得此话说的太对了,当你身处另外一个国度接触当地的居民,这就与政府的宣传无关了,只是关于人民大众真实的生活。今晚我在北京的现场里就能感受到大家真实的想法,比如“这首歌我喜欢”,“那首歌我不喜欢”……我喜欢这样。

Mark Twain马克吐温关于旅行的名言

B: 那么新专辑里是否使用了大量的PRS品牌乐器呢?

P:那可太多了,而且全都是初始版的PRS原型琴孤品。录音的贝斯、吉他都是PRS品牌的,鼓手将来也会用PRS的军鼓,真正的美式风格。其实昂贵的乐器价格不重要,重要的是演奏的水准,我对此坚信不疑。你把流行女歌星Barbra Streisand带到廉价设备的录音棚使用廉价的麦克风,还是能录出好音色。就像现在做的这个采访一样,你不需要用价值1万美金的设备把我们拍下来。这与钱无关,只是关于爱和技术。

The PRS Band使用的乐器都是珍贵的Prototype孤品

B: 乐队成员在新专辑里都有最心爱的得意之作吧?

P: 贝斯手Gary最喜欢《Testify》。吉他手Michael最喜欢《Moving Mountains》。我和吉他手Bill、鼓手Greg、歌手Mia最喜欢《Breathe》。

The PRS Band的贝司手Gary

B: 看来《Breathe》这首歌最受欢迎?那您如何评价今晚的演出表现?

P: 不,整个专辑都赢得大家的喜爱。这就像是踢足球,不可能每个晚上总是那首歌或者那个人表现最佳。不过今晚的整体表现来看,我和吉他手Michael的配合上还可以改进,歌手Mia表现也不够完美。鼓手Greg用鼓棒即兴敲打我的吉他那段你看到了吧?我以前和别的鼓手试过,但是对方的鼓棒在我吉他的指板上留下了痕迹,而Greg今晚是第二次用鼓棒敲我的吉他,没有对我的吉他造成任何伤害,所以我决定以后演出保留这段即兴。顺便说一句,这次来华演出,我和鼓手Greg都把老婆带上了,这也是第一次歌手Mia不是团队里唯一的女性,这对乐队来说也有着特殊意义。这可以是灵感啊,可以写出一首《I Am Not The Only Woman》吧,哈哈。

The PRS Band的歌手Mia

B: 您发行上一张专辑《The Paul Reed Smith Band》还是在2007年。为何用了10年那么久的时间才发行了第二张?

P: 我们重建了录音棚,换了主唱,还增加了新的吉他手。很遗憾前任主唱选择离开,我们都很爱他,但他找了一份新工作,那好吧,这就是人生的选择。如果中国乐迷喜欢我们,我们可以很快做出一张全中国歌曲的唱片。今晚我们选用的两首中国民歌,有中国味道的开头,结尾变成了灵歌,你觉得改编的如何?如果要做第三首中国民歌翻唱,你希望我们做哪首?

B: 今年您的乐队都在忙什么呢?明年有什么打算?

P: 我们与和许多著名的吉他大师进行了演出合作,比如Carlos Santana、John McLaughlin等。我还想为中国市场做更多的中国歌曲翻唱。吉他销售市场一直很难做,但今年业绩比以往都好,尤其在中国,吉他消费者的年度增长不是2%或5%,而是20%-25%。我很重视中国这样10多亿人的市场,为此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

B: PRS品牌已经有七弦吉他了,将来是否会和Ibanez、ESP那些品牌一样推出八弦吉他呢?

P: PRS的Private Stock和SE系列都有七弦吉他。至于八弦吉他,现在互联网传播消息太快,我不能在告诉我的团队之前告诉你是否有这个计划。为什么需要八弦吉他呢?我可以做九弦吉他、十弦吉他甚至十二弦吉他。吉他演奏更低的音,是要取代贝斯手的位置吗?我理解贝斯手Gary,他用五弦贝司是要弹出比他兄弟Greg的底鼓更低的音。Gary要是想用贝司竞争取代我的吉他演奏,我就要把他的贝司都送人,哈哈。

The PRS Band的鼓手Greg

B: 您是否会鼓励自己的孩子继承自己的音乐事业呢?

P: 我带儿子山姆到我的吉他工厂,他说现在我还小等16岁以后再考虑吧。我带大女儿雪儿到我的吉他工厂,我说你足够聪明了可以运营我的PRS公司,她却说没兴趣。我儿子威廉说“我喜欢吉他也擅长财务,但我不想管这个公司”。我带我女儿克里斯蒂娜参观工厂,她说“没戏”。我儿子乔纳森在我的录音棚里长大,和我的乐手朋友们学习了演奏技巧,资质不错,可是他却不愿接受我给他的工作。你不会愿意做你父亲母亲干的工作,你总是想尝试新的领域。我不认为这是叛逆的行为,我鼓励孩子去追寻自己的道路。就像我父亲希望我当个数学家,我说我只想制作吉他。吉他手Bill的父亲想让他进公司工作,鼓手Greg的父亲想让他成为医生。也有例外的,Michael的父亲支持他成为吉他手,Mia的母亲支持她成为歌手,Gary的父亲支持他成为音乐人。我父亲从来都不支持我去弹吉他。现在Bill的女儿不想学吉他,反而想成为像Mia一样的主唱,哈哈。

B: 您的乐队最近在Heart乐队一起演出?还有哪些您敬重的音乐人呢?

P: 是的,我们在大型演唱会上给他们乐队开场。我和乐队的吉他手Howard Leese可是老朋友了。Howard是最具原创性的吉他高手之一,他多次来到我的吉他工厂做公开演示。他的演奏似乎总是比节奏慢一点,但就是让Paul Rodgers满意。他总是会在吉他品牌的创始阶段就给与支持,比如Dean和PRS。他太了不起了,绝对是吉他领域的先锋人物,应该获得更多的喝彩。他现在拉斯维加斯负责复古摇滚金曲翻唱的超级乐队项目Raiding the Rock Vault,也还在和Paul Rodgers一起演出。他是Bad Company乐队的吉他手,在Heart乐队里待了20年。在他决定离开Heart的时候以为将来很长时间都不好找工作,结果不到7个小时,Paul Rodgers就给他打电话邀请他加入乐队。在音乐产业里总是有他这么出色的人物,Phil Collins也是。很遗憾今年我们失去了Prince、Tom Petty这些极其优秀的音乐人。这个行业不少艺术家早就已经超越了作品本身,像Bruce Springsteen、Tina Turner、Stevie Wonder。比如Stevie Wonder就是优秀的鼓手、吉他手、歌手、词曲创作者和键盘手。当他走进Motown唱片公司的时候,大家都会敬畏的举起手闭上嘴。而我们的演出以《Purple Rain》结尾是在向Prince致敬,这也是家喻户晓的名作,为什么不这么做呢?

B: 最后一个问题,您要写歌做乐队演出、亲手制作吉他、运营管理PRS公司,还有个大家庭,您是怎样成功平衡这些方面需要的时间和精力呢?

P: 这是个痛苦的问题。我有责任要关心公司里的260个员工,但如果我能选择,我只想在这个乐队里玩音乐,但这对那些奉献青春为我的吉他品牌工作的人不公平。这是一种在乐队里演奏和管理吉他企业之间长期不断的挣扎。我在制琴手艺方面也还在进步之中……这真是难以回答的问题,但我们都理解问题之所在,也都知道解决方法。现在都达成了共识,但很不容易。

The PRS Band的首张同名专辑封面

欢迎关注微博“公告牌音乐现场”,查看更多精彩图片和现场视频。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