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文乐:安全墙里,不诉衷肠的成熟绅士

微饭网官方微信

这些年,余文乐从港产小鲜肉变成了大众潮男,身上诸如“老司机”、“bad boy”的标签越来越多,误解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多。

   余文乐[微博]出现在采访间后,径自走到了杨千嬅[微博]旁边的沙发上,像一片沙发盖巾一样铺在了上面,看得出来,他真的挺累的。“我累计四部电影连着上,中间还在拍一部电视剧,所以比较累。我也控制不了它们的上映时间。”余文乐在后来的专访环节告诉我。

  极度疲惫的余文乐有着陌生人很难把握的节奏,旁边的工作人员说:“他没表情的时候就会像生气,你懂我意思吧。”

  这些年,余文乐从港产小鲜肉变成了大众潮男,身上诸如“老司机”、“bad boy”的标签越来越多,误解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多。余文乐先是自我调侃:“说我bad boy是因为我有纹身吗?”之后又认真地剖析自己的形象:“外表是我妈生下来的,我也不会太不满意。每个人都有一个形象,我自己知道我在做什么就好了,没有太刻意去澄清。”

  人们认为余文乐和他被赋予的标签是一致的,所以对他的言行都会往那些形象上附会。前不久,行事低调的余文乐被曝光与千金王棠云的恋情后,在某个场合直言“我是被逼的,被拍到了”,他想说的是,这段才几个月的感情需要呵护,可是却被大众曲解成“被逼公开恋情”,令八卦群众嗅到了“渣男”的意味。

  “其实我一直都不太喜欢跟别人多聊我的私人的任何东西,包括我家人和情感上的东西。因为我是习惯性保护我自己的家人和我自己的感情,和我的朋友的一切。我选择了在这行工作,就知道我要相对地承担公众的一些压力。但是我不喜欢,我也不希望把这个压力转到我的家人朋友和我的情感上。所以,我一直以来都是比较低调的处理这三方面的事情。”余文乐放下手中正摆弄着的茶具说。

  余文乐十九岁就只身赴台湾,网络上有很多关于他家世的传闻,但余文乐本人很少在公开场合谈及这些。在综艺节目《我们相爱吧》里,为了抚慰面临同样问题的周冬雨[微博],余文乐曾向她袒露心扉,但那些在节目中都含蓄地被带过了。余文乐始终在一面安全墙里,静默地做着一位不诉衷肠的成熟绅士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说,尽管张志明的身份证是1980年9月20号,余文乐的是1981年11月13号,但余文乐其实比张志明成熟太多。

  撕下“老司机”标签

  “罗伯特·唐尼是钢铁侠,但他会飞吗?”

  新浪娱乐:感觉你是个不太会隐藏自己情绪的人?会担心别人觉得你不容易搞定吗?

  余文乐:年轻一点的时候会,现在不会。为什么别人有这个想法,一定有一些原因,那你就找出那个原因,然后解决嘛。

  新浪娱乐:有人说阿乐是有种bad boy的感觉,你自己觉得呢?

  余文乐:因为我有刺青?我有听过了,不是第一次,但是我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。因为外表是我妈生下来的,我也不会太不满意。每个人都有一个形象,我自己知道我在做什么就好了,没有太刻意去澄清。

  (余文乐工作人员:可是你说了人家不信。)

  余文乐:信不信都无所谓,她(指工作人员)比较不喜欢被误会,我还好。

  新浪娱乐:前段时间你在谈及恋情的时候说,是因为被媒体拍到了,才不得不公开这份初萌芽的感情。结果这个事情就被人认为阿乐是个渣男,意即“被你们拍到我才想公开”。会不会觉得被误解了。

  余文乐:其实我对感情一直都很低调,我一直都不喜欢。其实我一直都不太喜欢跟别人多聊我的私人的任何东西,包括我家人和情感上的东西。因为我是习惯性保护我自己的家人和我自己的感情,和我的朋友的一切。我选择了在这行工作,就知道我要相对地承担公众的一些压力。但是我不喜欢,我也不希望把这个压力转到我的家人朋友和我的情感上。所以,我一直以来都是比较低调地处理这三方面的事情。

  新浪娱乐:怎么看待自己身上的“老司机”标签?会不会有张志明太过深入人心的关系?

  余文乐:那钢铁侠事实上是钢铁侠吗?你见到罗伯特·唐尼,知道他是钢铁侠,但不会真的觉得他会飞吧?电影就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,你看得很投入的时候,你会信以为真,现实生活当中他确实不是,你明白我意思吧。

  新浪娱乐:大家都觉得这一部的志明真的是长大了,你自己有跟这个角色一起成长吗?

  余文乐:有,一定有,我跟张志明就差一年而已,他的身份证是1980年9月20号,我是1981年11月13号,所以我跟他真实年龄是差不多的。所以他成长,我也成长,所以这个也是挺有缘分的一个事情。

  新浪娱乐:所以你对家庭的感觉也会不一样吗?会想有自己的小家庭吗?

  余文乐:有,一定会有。

  新浪娱乐:电影里,张志明看见小朋友高兴成那样,你也是喜欢小朋友的吧?

  余文乐:嗯。

  香港电影接班人之路

  “这个行业是比走得远不远,像是一个马拉松”

  新浪娱乐:其实你在08年的时候就拿过韩国富川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,《第一诫》,那段时间是演了还蛮多那种比较突破性的片子,像郑保瑞[微博]导演的《军鸡》,自己在那段时间会有很多突破的想法吗?

  余文乐:其实一路以来,我的性格都蛮想挑战自己拍一些可能少拍或者没拍过的东西,所以那段时间,我从来没有刻意安排的反正。我觉得每个演员都比较难刻意去安排,因为演员是很被动的一个工作,因为别人找到本子就丢给你,你只能挑拍和不拍,你也不能改变剧本,对吧?

  新浪娱乐:《无间道》时,你被认为是梁朝伟[微博]的接班人,你对职业生涯会有目标设定吗?

  余文乐:对,小时候会有展望。很成功的艺人他们都很棒,然后希望有一天也像他们那么棒。那至于怎么变成那么棒,我也没想过有什么方法,只能每天努力的在拍戏了。我只知道他们每个人都拍过很多年的戏,拍过很多部电影。所以我也在很努力的在拍的过程当中吸收、学习。

  新浪娱乐:怎么看待《我们相爱吧》这个综艺给你带来的一切?

  余文乐:我是没有想过要从这个综艺节目中得到什么,达到什么效果,真的没有。只是说综艺节目是我没做过的事情,所以我想试试看。其实我只要做好我现在有的工作,它的结果就会好。其实我可能是存有前辈教下来的观念。

  新浪娱乐:受谁的影响比较大呢?

  余文乐:我父母,尤其是我爸爸。我爸爸是一个很老实的人,他常常会跟我们说,不要怕吃亏,不要怕多做,然后努力就会有好结果。因为他们那个年代是这样子。所以,我也蛮认同的。其实我身上没有太多捷径,我也是一步一步这样慢慢走。但其实我蛮享受我一步一步的走,我也不想太快,也不想太多捷径。因为我觉得走捷径也有他的苦恼。

  新浪娱乐:怎么说?

  余文乐:苦恼是你突然一天红了,你可能也有一天红的苦恼。就是接受不了大起大落,这个心态上面的调整也是很痛苦的。而且我比较相信,这一行是比走得远不远,像是一个马拉松,就是你要稳住自己的步伐,调整好自己的呼吸,不能太快,也不能太慢,就慢慢走。你要冲到终点才胜利,你走得很快,但中途受伤了,你就退出了。也有可能你走太快了,你后边就没力气了。这个行业有一点像马拉松。(阿辉/文 王远宏/摄影)

发表评论

相关文章